Rapheal_Styx

闻事必咄咄,临言又区区。

羽生结弦和华晨宇的女人绝不认输!!!

——————————

-真实是新闻的灵魂。-

不想考哥大新闻学院的党员不是好的et。¯\_(ツ)_/¯

价值观的对立不只善恶黑白


写在前面:

本来之前说想写两篇文章纪念斯坦李老爷子的,但是当时由于事儿太多,并没有来得及写,时段和情绪过去了,写作的冲动就消失了,现在再写悼文,没有情感作为基础,就显得虚伪。所以我不打算写了,既然已经错过了,也就不再回头。

写这篇文章其实挺偶然的。当时在B站刷小华的视频的时候看到一个剪辑,主要素材是小华、羽生和《十三邀》,标题挺稀疏平常的:《你曾是少年》。里面剪进去的十三邀的嘉宾,最经常出现的是李诞。说实话吧,之前不混娱乐圈,所以不知道李诞是谁,后来发现原来李诞和小华是有过冲突的,然后就对他失去了所有兴趣,觉得不过是一个昙花一现的跳梁小丑吧。神奇的是,上周我看十三邀,突发奇想,专门去看了李诞那一期,看完之后真正感觉到了非常强烈的价值观冲击。所以想要写一篇文章,来尽量客观地探讨他与小华之间的价值观对立吧,当然这篇文章不可能完全客观,我对小华的确怀有太多偏爱,但是突然之间我对李诞产生了一种宽容和理解,他从所谓文艺青年到谐星的过程向我完全呈现了这个时代青年人的挣扎和堕落,从而产生的悲剧美值得去探究。这里澄清一句,我开始决定写这篇文章是上周星期四晚上,但是由于我之前只看了50分钟的剪辑版,想要在看完3个小时完整版之后再作评价,结果没相到上周六李诞就出事儿了......卤蛋定律真有效。所以我真不是蹭热度......然后这篇文章打任何tag都很尴尬,就只放在页面上,最好没人看,这样就不会被骂了哈哈哈哈。

这篇文章产生的现实原因是,怎么说呢,来中传两个月,忙绿与惊喜之外,更多的感受是不合时宜。中传拥有很多的机会和平台,你离世界无比地近,但是浮躁而忙绿的风气如影随形,你离知识无比地远。最近在看西南联大的纪录片,越看越觉得失落,当年的大学生活带给我巨大的心理落差,我曾经以为自己能够去努力地学习自己不那么喜欢的东西,甚至觉得庆幸没有学文史哲,学了一个更加实践更加真实的学问。但是直到我意识到文史哲的生活正在离我远去的时候,我才发现没有热爱,干什么都一事无成。没有阅读的生活会让人越来越干涸,任何时候都觉得急躁而紧张,我周围的人都不读书,她们或者讨论化妆技巧,或者忙于各类活动,或者认真学习认真上课,就像高中时一样。我能够感觉到非常可怕的价值对立,这并非什么善恶黑白的对立,世界上没那么多你死我活的事儿。但是你知道你无话可说,说出口的是日常的寒暄对话,发自心的只有沉默。所有大学生都挣扎在课业和活动的夹缝里,但比起悬崖上面学习与社交的陆地,我更想要跌进阅读的深渊。可人不可能放弃生活,我也不能为了所谓的文学孤注一掷,我也相信,这是大多数当代青年人现在的生活状态。所以我们既不是华晨宇,也不是李诞,我们活在他们之间那个那个平衡点里,活成一个平庸的背景。

说了这么多前言,大概没人会看正文了哈哈哈哈哈哈,而且现在我的乐乎账号真的不能暴露给大学同学们了,我的高中初中同学们,你们很幸运哈哈哈哈哈哈。

好了,开始吧。写这篇注定被骂的文章。

===============================


“人就是为别人活的。”节目一开始,李诞就这样说了。他的整个神情透着对于自己价值观的坚信,他认为人活着就是为了社交,所以在他的价值观里面,他自豪于自己的成就,自己给整个社会带来的快乐。

就在那一刻,我想起来南方人物周刊中小华说的一句话:“我不会为了别人做音乐。”赤裸裸的对立,可以直接列入我的年度反义句列表了。

后来带给我巨大震撼的是,原来在十年前,李诞也是个文艺青年,他也会去听摇滚,看王朔、阿城、王小波、米兰·昆德拉甚至弗洛伊德的作品。他也与别人格格不入,在其他人娱乐的时候写着自己的诗。可是他说:“学社会学使我变得社会化了,看到了世界的边界。”现在他看佛,给出自己的一套理解,开《吐槽大会》,做一个脱口秀节目的主持人,去娱乐整个世界,变成一个最不像自己的人了。许知远问:你相信什么吗?他说:我相信科学。而他相信人活着为了社会是一个科学的理论。他坚信自己现在是在帮助别人,在传播正能量,很多患了抑郁症的人因为他的节目笑了,所以人的活动就是为了社会、为了别人的。

人的价值观从来不是与生俱来的,在成长过程中,有太多事情会改变一个人的价值观了。李诞价值观的改变只是因为他突然发现道德洁净是不存在的,突然之间,他之前的价值观轰然倒塌,为什么非要活得那么清高呢?于是他放弃了自己从前的人格设置,直接重启,成为了现在的李诞。他不是一个深刻的人,但也觉得没有节目中表现出来的那么肤浅。这样巨大的价值观重构,中间一定有无数次的挣扎,可最后胜利的依旧是社会。他之所以强于其他的脱口秀演员,是因为他清醒地看待自己的堕落,从中找到了一个让自己活得舒服的价值观,生活在自己舒适的语言系统里面。

但是他真的那么坚信自己的价值观吗?他真的活得那么舒服吗?

“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活得不正义,当我看到有人还在坚持的时候。”

不正义,这个词很有意思。在李诞的价值体系中,他之所以能够坚持自己如今的生活方式,是因为他认为他做的这些事情本质上是正义的,是能够使别人变得更好的,是传播正能量的,这样的价值升华让他所有的自我厌恶暂时消沉隐退,支撑他继续坚持下去。可是一旦这样的生活不正义了,他的价值观大厦地基就消失了,虽然现在不可能像从前一样直接倒塌,但看到还在坚持的人的时候,还是会不由自主地震颤。每个人都会去维护自己现有的价值观的,所以面对那些还在坚持的人,他会产生生理性厌恶。

你们都明白,小华是最典型的例子。看到上面这句话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华,我相信所有喜欢小华的人一定会想到他,我甚至没有办法举出来一个比他更合适的例子。所以李诞不可能喜欢华晨宇,一看到华晨宇,对比自己,心底就会产生厌恶。特别是在理应在污浊混乱的娱乐圈里面看到这样一个人,他大声歌唱:“娱乐界不是为了要娱乐时代。”这种不适感还会加深。“在语言系统里面活得舒服不一定好。”“但是为什么要让自己不舒服呢。”李诞希望自己过得舒服,那让他感觉不舒服的华晨宇怎么会不讨厌呢。

怀疑,整个节目中我最深切的感受。李诞说他坚信自己的价值观,但其实他的话语中无时无刻不透露这一种对自己价值观的怀疑。许知远一针见血直接指出来了:“哪有这么严峻的事啊,不接受这种庸俗化就不能活下去。”李诞当时愣了一下,说:“对于我来说就是这样的。”语气已经有点没有底气了,甚至给了我一种强词夺理的感觉。其实他一直都是怀疑的,怀疑自己如今究竟正不正义,怀疑改变自己的价值观真的好吗,当初转变得那么决绝是否太过冲动,生活方式那么不死不休是否真的有必要。但是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某种角度上,他们其实也可以算一类人,在某些事情上都固执得可怕,不接受任何一点妥协,虽然最后站在了相反面。但由于李诞一开始的立脚点是不稳的,所以虽然他的态度如此决绝,但内心深处怀疑永远存在。

其实这种价值对立在很多地方都可以很明显地表现出来。典例就是他们对摇滚的态度。李诞说他曾经喜欢过摇滚,高中的时候,喜欢张楚,到现在也想要邀请他。华晨宇当然也喜欢摇滚,即使是快男时候安安分分翻唱歌曲,他也说他最喜欢迷幻摇滚。最近南方人物周刊上说得更透,“因为摇滚的精神是自由。”在此我引用一段他的阐述,我真的很喜欢这段话:”摇滚有时候会通过反向的方式去表达,看似是一个错的、扭曲的,甚至黑暗的、邪恶的东西,但其实通过这些,是让人深思正面的意义。“他们俩童年没有什么相似性,我不能说是因为小华小时候没有得到足够的家庭关爱所以会去喜欢这些黑暗,形式负面的东西。当然李诞家庭圆满,同样有一段时间喜欢摇滚,所以摇滚这种爱好审美和家庭是无关。可是现在,华晨宇依旧在玩儿摇滚,玩儿出了大爱,玩出了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李诞不听摇滚了,但借用了摇滚的好看皮囊,让自己的脱口秀事业发扬光大。“很多人就是在消费我们的叛逆啊。”那么多人因为叛逆和摇滚结缘,但最终依旧热爱摇滚的人绝对不是因为叛逆留在那里。我觉得非常可怜的是,这样的方式注定了,追随华晨宇的人会坚持很久,但是李诞的观众们你来我往,最后鸟兽尽散。

之所以李诞那么喜欢毛不易,大概是因为毛不易的歌词写的就是自己吧,那个不甘平凡又沦为平凡的自己。他和薛之谦一样,是诗人,所以对于歌曲的关注点都在歌词上,对于曲子要求很低。华晨宇则刚好相反,他写不来词,也不在意词,因为对他而言,人声也只是一种乐器而已。情感的表达不一定要靠歌词体现。其实这是一种思维方式的不同,足够社会化的人,他们对于社会的感知是经过了加工的,其中包括语言系统的转换,所以理解词是大部分人最直观最方便的听方式,我曾经也是这样的;但华晨宇是一个没有接受足够社会教育的人,他当年太孤僻了导致错过了很多与社会接触融合的机会,对于他来说,听一个歌曲的好坏最直观的方式就是用耳朵听,不需要去理解语言,只是去听旋律,就像听鸟鸣泉流一样。他们的思维体系其实也是完全不同的,我们圈内部总开玩笑说害怕华晨宇有一天顿悟出家了,其实就是因为这种思维方式的差异导致他总有一种不在社会之中的气质,他的价值观也是自己感受出来的,简单但是有力,所以虽然他语文素养并不行,但说出来的话总是带有哲理性,哲学本身就来自于自然,一个真正理解感受自然的人当然懂哲学。(对不起我又开始吹花了,真的没忍住...)

其实认真想想,我觉得李诞是羡慕华晨宇那样的人的,因为那才是一开始他想要活成的样子。他最后没有变成那样的人,所以潜意识里希望其他人也不能成为那样的人,华晨宇成为了,所以他会去讨厌华晨宇。李诞说其实他书里的东西写的不好,他并不满意,但是别人喜欢,可以赚钱,那就出吧。而华晨宇写歌曲都靠灵感,他可以因为录歌的时候找不到感觉而放弃那首歌,只放伴奏给我们听,也会因为歌曲半途卡壳而为此闭关一个月,他对自己的歌要求非常高,每次出歌就只有那么几首,但手机里面其实保存了数百个demo。生活方式、对自己的要求天差地别,一个得过且过、有利可图;一个固执己见、活得纯粹。

其实看十三邀的时候,我对李诞的态度真的在慢慢改观,不是因为我认同他的价值观,而是因为我理解他的决定他的做法他的生活他的目标。他如今当一个脱口秀演员,梦想是“你一看我,你就笑。”,话语之间因为真实反而透露出美感。他说“跟自己较劲没意识,跟世界较劲更没意思。”“为什么笑比较重要啊?”“那还要哭啊。”“不要享受忧伤啊。”一字一句都很豁达,一字一句都很无奈。最终他沦为一个合格的社会人,成为别人眼中的成功人士。而华晨宇依旧是异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面尽情哼着自己喜欢的旋律。我当然喜欢华晨宇那样的人,但是你说李诞肤浅、素质低下,其实也并不客观。他有思考有目标,清醒而且一直清醒着,他活的才是大部分人想要的样子。

可是为什么我不愿意成为他那样的人呢?

因为这个世界上李诞太多了,而华晨宇只有一个。

======================================


一不小心还是吹多了,现在真的不敢加tag了,逻辑混乱的东西发出来都觉得很尬......

现在,祝您晚安,祝您早安。

怎么证明自己是学传播学的

默顿和拉扎斯菲尔德真好嗑!


请当一个合格的建构主义追星女孩!

跨过一段人生啦

没有任何奇迹发生

也没有任何灾厄降临

爱上许多可爱的人

找不到可以早恋的对象

十八年来

挺多遗憾的

但是我依旧对现在的自己满怀希望


多去读书,多去学习

保持审慎,保持梦想

到世界去吧

去努力成为一个闪闪发光的人

去赤诚地爱这个世界

我好想用我哥的歌名写短篇小说啊

想了两周了

每时每刻都想写

每时每刻都想他

1551

早上补觉

做了一个融合灵异悬疑血腥世情的小说

当时觉得自己真是太牛逼了

醒来10秒钟左右,什么内容都记不到了

只知道自己大概曾经是牛逼过的

自闭了

这是失去的一年

在老爷子逝去之时

所有派系之争

都只是恃宠而骄

我没有找回缺失的那本书

说实话,让我写悼念金庸先生的文章,是对他的不尊重——我没有真正读过金庸先生的作品,一本都没有。在微博上所有我关注的博主写着关于他的点点滴滴时,我没有插话的资格。我当然有权利哀悼,但我所有的言语,在没有阅读基础的前提下,都显得过分假惺惺了,有种兔死狐悲的做戏感。

但我的情感依旧是真的,不比任何一个人弱。我们不敢相信金老先生的离去,因为他的离去,代表着属于武侠的时代的落幕,他笔下的江湖曾经是所有武侠世界的蓝本,在那里发生的一切都过分真实,他的离开,使每个人内心那个世界突然崩塌了。这时你才突然发现,你心中的那个世界,原来只是一个人,人走了,茶凉了。

我记得高三某天中午,我得知霍金去世的消息,给一个男生说时,那个男生疑惑地问:“原来他之前一直活着吗?”当时的第一想法是愤怒,愤怒于别人对他的不重视和不尊重。后来回头一想,又突然意识到,其实错不在那个同学,而在于时代的变迁:霍金是上个时代的人物了,是记录在教科书上的人。感觉所有人心中都有个不成文的观念:教科书里面没有活人。所以他的说法反而是在赞美霍金实在太伟大,我们一直在他的宇宙中生活着,所以总以为造物者已经不在我们的世界。同样的理念适用到金老身上则恰恰相反:金老先生是江湖的化身,在我们心中,江湖不灭,所以金老先生一定还在。金庸这个名字,就是江湖。可惜江湖已老,先生离世。

第一次想要真正地去读金庸是在高一,当时刚刚拿到图书卡,就去学校图书馆借了全套《笑傲江湖》的第一本。为什么是笑傲江湖?因为初中语文老师上课的时候曾经给我们摘过一段里面对于琴声的描写;因为择荇写《谈杯》的时候说《笑傲江湖》里面关于饮酒的讲究太多,说风雅与快意总不能兼得;因为有段时间QQ空间流传着关于新版《笑傲江湖》剧本的最后章节,无数人感动之时我只觉得矫情。所以我想知道原著究竟是怎么写的,为什么那么多人一读再读,为什么作为通俗文学,他能够站到神坛上与时代其他伟人比肩?惭愧的是,我最后并没有看完那第一本,在激动地借回寝室后,它就被我遗弃到了角落里,在一次次换寝室的过程中颠沛流离、不知去向。高三的时候图书馆查借阅情况,催促我们还书,我才恍然想起原来是有那么一本书,我曾经满怀期待地翻开过它,可惜我没有看完它。最后我重新买了一本书还回去,但是至始至终,我的心里都满怀愧疚——不只是因为我没有读完这本书,更是因为我知道,由于我的冷落与漠视,下一个满怀期待去寻找《笑傲江湖》的人,只能找到残缺不全的五本书,第一本,让他们开启阅读的那一本,被一个他们不认识的师姐随意地遗弃在了角落,成为了大扫除时干净的垃圾——这就是我与金庸先生的唯一直接交集了。

如果给高中的遗憾列一个清单,这本没有找回的书一定在榜首。

我与他的间接交集来自与武侠。没有任何人的武侠世界是没有金庸的,无论你后期怎么创新,你的江湖总是带了金庸的影子,或许是不自觉按照他的格局去构建,或许是有意识地千方百计去逃离他的结构。但总而言之,他影响着你,因为说起江湖,你首先想到的就是他。我接触金庸很晚,但接触武侠很早,我是看新生代武侠长大的人。从沧月到江南,从步非烟到小椴,新生代的武侠作家我看了个大半。当然,我也看过古龙,看过梁羽生,看过温瑞安——为什么独独少了金庸呢,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很多人认为新生代不是武侠,我不同意,无论好坏,我们必须承认,新一代的商业作家都是沿着旧武侠的路子走过来的,他们看着金梁古温的书长大,从小就有一个江湖梦,只不过在走这条路子的时候,他们选择了另一个叉口。我清楚地记得江南的第一部小说《此间的少年》直接使用了金庸小说人名作为主要人物名字(当然后期金老爷子还和他打了一场官司);我也记得匪我思存在微博里面一次又一次地谈起金庸对自己文字的影响和她对金庸的看法;我记得沧月的《鼎剑阁》系列,总是谈起远在西域的那个大光明宫,说起他们一代又一代的教主的故事。那一代人究竟有多大的影响力,从此可见一斑。可惜的是,这些因为武侠开启文学梦的年轻人,最终都走上来西方奇幻或现代科幻的道路。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武侠的式微,这样一个带着明显中国化色彩的词语终于在全球化潮流中成为了落后产物,而被他们抛在身后的武侠,也渐渐失去了留在尘世的念想。其实说实话,他们后来的作品或屈于商业,或囿于才华,都没有前期的武侠作品写得好,我坚信本土化的创作是最真诚的创作,没有在相似文化土壤中成长的经历,去写一个非自己所处的世界,总是会写得怪模怪样,不得真容。我们总说江山带有才人出,可出来的才人,可能就不是那个领域的才人了。一个领域的失落,一种文学形式的失落,同样是一个文明的失落。

当然我们应该看见,还有人在坚守着。或许他们不在文学领域,但是在游戏、音乐、动漫等方面,他们的江湖仍在,依旧有许许多多的后辈在尽心尽力地挽救濒死的武侠,用不同方式让他们获得其他人的关注。精神是不分形式的,无论是哪一个道路,大家都在尽力向所有人高呼:“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样的人总是可爱的,很多人认为他们是在赚情怀的钱,但我相信剥开商业的外壳,他们有那份真挚的心。那些违背武侠规则的设定,也有部分是无奈之下为了迎合市场作出的让步。其实我们应该乐观点,文化并没有失落,它只是换了一种形式,留在我们的心里。

可是留在心里的东西没有人时常提醒,一样会被逐渐遗忘。我们失去的是一位领军者,新生代没有人拥有这个能力去引领一种文化形式,新武侠四大家中也只有金庸有这个资格。放在江湖里,梁羽生是隐世前辈,古龙是快意游侠,温瑞安是朝廷官吏,只有金庸能当这个武林盟主。他是武林的标志,他奠定了武林的标准,他引领着武林的未来。令人信服的能力,令人敬佩的涵养,以及无人能及的号召力,他是武侠世界当之无愧的祖师爷。如今他故去了,对他来说,大概就是书中所写:“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但对于我们,是一波浪潮的退去,浪潮过后是平静,是沙滩上盈盈的光,是不知浪潮何时再来的死寂与空洞。我记得很清楚,在一开始得知金庸先生逝世的消息时,我评论:“从高一杨绛先生逝世,高三霍金先生去世,再到如今的金庸先生,20世纪的余烬在下一代人还没爆发的时候就即将散尽了。”后来单独发出来时,我又添了几句:“我们即将度过一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间。可事实上无论这世界如何变化,我们依旧在空洞中活着。我感到十分害怕——他们的伟大救不了我们。”就像是我遗失了那本书,我惭愧于后辈找不到全套的第一本,我更怕的是没人去找第一本。

我们感伤于大师的消逝,但更加感伤的是这一代伟人离开后我们即将经历的文化断层期——这个断层并非文革时期的完全革除文化,而是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找不到下一个文化引领者。这个时代有太多唱挽歌的人,但缺少能够让我们为之唱赞歌的人。我们总是去参加一个又一个伟大的葬礼,却没有机会参加一个与葬礼同等规模的婚礼。中国人的骨子里还是有对悲剧的喜爱,但如今我们真正的悲剧性在于我们的身边只有悲剧。我们被剥夺了选择的权利,这使得我们的悲伤从一开始就是被预定的,没有人给我们去希望的机会。树倒猢狲散,猢狲找不到下一棵大树了。我不害怕时代的结束,我害怕的是这个终结毫无意义,它只是关上了一扇大门,但没有窗户为我们打开了。门一扇一扇的关上,我们生活的空间就越来越狭小,没有可以去开疆拓土的道路,连透进房间的光都少得可怜。

这不是只武侠一个领域的问题,所有领域都有同样的问题。我们说我们要革金庸武侠的命,要革鲁迅文学的命,这里的革命并非完全否定,而是像牛顿和爱因斯坦那样,在继承之后继续前行。可中国文学的牛顿已经故去,爱因斯坦却不知在何方。朋友圈里面总能看到许多有志青年,向周围大声宣告我们的时代到来了。原谅我没有那样的勇气,我自知无法成为那个能与他们比肩的人,或许追逐一生都抵不上他们一根毫毛。许知远说他在三十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无法成为一个伟大的作家,之后的人生就是慢慢接受这个结局的过程。我们都是这条路上最绝望的行人,一边盼望着能为这个世界做点儿什么,一边又清楚自己上限所至,不敢妄言。最后我们都成为了唱挽歌的人,满怀敬意又满怀无知地给一座座墓碑戴上花圈。

我神志不清情绪激动地写下这些东西,他们没有结构、没有主题,甚至有些段落主题和之前的段落观点是完全冲突的。但最终我没有再改动这篇文章,因为这些不断建立又不断被自己否定的东西就是我对于金庸老先生离开最直观的感受。在这样一个时刻,我没有必要再去纠结我想要表达的东西,因为每个人的思想都是充满冲突的,我们最后服务于某个主题反而使自己的想法片面化了。我写这篇文章开始就已经够虚伪了,希望文字能相对真诚一点。

最后我还是想向老先生道个歉,为我没看过原著就妄加评论,为这篇完全胡说八道的诳语,为我没有找回缺失的那本的《笑傲江湖》。之前我们不过匆匆一瞥,但在您的文字里,我们会再见。

我没有找回缺失的那本书,希望有人可以。

(北京时间10.31日2:36,金庸先生,祝您在另一个世界晚安)

从高一杨绛先生病故,高三霍金先生逝世,再到今天的金庸先生,20世纪的余烬在这一代人还未爆发的时候就即将散尽了。

我们即将度过一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间。

可事实上无论这世界如何变化,我们依旧在空洞中活着。

我感到十分害怕——他们的伟大救不了我们。

遗愿清单:

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小华和梁博合唱……

非常喜欢梁博的后摇了。

而且梁博的词写得不错。

当然,我爱小华的全部。

===================

过来补充一下:

我现在希望华先生和青峰合作。

青峰的词真是太戳我了。

而且青峰的音乐风格我觉得非常适合华先生。

他写的曲子风格也和华先生很像。

补档9.11写的沙雕感想:

感觉追星这种事儿吧,跟爱情差不多。

你突然爱上了一个人,想把世界上所有好东西都捧到他面前。天凉了你担心他冻着,即使自己也并没有很暖和;起风了你担心他吹着,即使自己这边遭遇着10级风暴;他受人诽谤谩骂你一定会挺身而出,对于骂自己的人反而一笑置之。你对他的爱,穿过肺腑,跨越遥远的地平线,直到宇宙的终点。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爱,仿佛你是为他而生,你的一切美丽都是为了让他看见,你隐藏的丑恶也只有他能纠正。他在你心中的分量太重,重到有时候难以承受,但你会坚持下来的——因为在你心中,那不是苦难,那是爱情。当灵魂被爱情滋润的时候,任何病菌都无法侵蚀,没人可以打败爱情。

所以我们歌颂爱情,所以有人憎恨爱情。



说人话:

我爱小华一辈子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