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pheal_Styx

闻事必咄咄,临言又区区。

羽生结弦和华晨宇的女人绝不认输!!!

——————————

-真实是新闻的灵魂。-

不想考哥大新闻学院的党员不是好的et。¯\_(ツ)_/¯

补档9.11写的沙雕感想:

感觉追星这种事儿吧,跟爱情差不多。

你突然爱上了一个人,想把世界上所有好东西都捧到他面前。天凉了你担心他冻着,即使自己也并没有很暖和;起风了你担心他吹着,即使自己这边遭遇着10级风暴;他受人诽谤谩骂你一定会挺身而出,对于骂自己的人反而一笑置之。你对他的爱,穿过肺腑,跨越遥远的地平线,直到宇宙的终点。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爱,仿佛你是为他而生,你的一切美丽都是为了让他看见,你隐藏的丑恶也只有他能纠正。他在你心中的分量太重,重到有时候难以承受,但你会坚持下来的——因为在你心中,那不是苦难,那是爱情。当灵魂被爱情滋润的时候,任何病菌都无法侵蚀,没人可以打败爱情。

所以我们歌颂爱情,所以有人憎恨爱情。



说人话:

我爱小华一辈子啊啊啊啊!!!

我说这是学期规划你信吗

我爱陀氏!!!zqsg地为陀氏流泪了。

这个学期大概就靠他的书度过了。


传播学已经把我拒之门外了。

希望新闻学能收留我。


首次演唱会体验,首次追星体验。

陪小华走过下一个五年!


继英语之后,日语再次被我拉黑。

求超越妹妹保佑我今年11月和明年2月!


今年报东京奥运会志愿者的怎么这么多……

我来拉低录取率了!


花滑新赛季!

秘制评委,不过至少规矩看明白了。


立下成为剪刀手的志向!

没想到我的人生规划有一天竟然和剪视频绑定了……


拾闻再次开始运转。

希望这次不要死掉。


坚持运动!坚持减肥!

要把皮肤保养好啊!!!


好好学习,gpa不说3.7,至少3.2以上吧……

一起冲鸭!

“我原谅你了”

Laceration:

#只是有感而发,并不针对或声讨任何特定对象


我有一个朋友


她是同人写手,我也算同人写手,不过我完全比不上她


我们的QQ上挂着友谊的巨轮,但她是个能做到每天通勤四小时还日更的船长,我只是个大部分时候都躺甲板上无病呻吟的海员


我知道她比我喜欢创作,所以当她为创作感到痛苦的时候,我震惊极了


 


起因是另一名同人作者。这位作者,有着抄袭的前科。并不是什么热圈,双方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大手,受害者的指控没激起多少水花,被指出抄袭之后该作者道了歉,零星几个粉丝站出来,表示了原谅


甚至连删号重来都不用,轻飘飘地,就这样被原谅了


我朋友的痛苦来源于,这位有前科的作者和她入了相同的圈子,站了不同的CP


自从知道这件事之后,她便开始感到害怕,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位受害者,害怕出现下一位受害者……听起来相当荒谬的恐惧,却让她对着键盘敲不出文字,让她魔怔一样地去看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的文“寻找证据”


她害怕,下一次也只是轻飘飘的原谅


那么她想要什么呢


在同人的世界里,官方才是至高无上的,所有创作皆为灰色领域,参与成员的一切行为都得不到法律保护,全靠自我约束


我们知道,自己笔下的文字也好画也好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因此收获的赞誉,很大一部分也都是移情。多数情况下,你的读者或许喜欢你的作品,但他们其实并不喜欢你


所以当你受到侵害,这些利益相关的少数人或许不会保护你……说不定还会嫌弃你反抗的姿态很难看


那么圈外沉默中立的大多数呢——他们不感兴趣,甚至不会多看一眼


这件事太渺小了


你的作品,可能有一千个人喜欢,可能有一百个人喜欢,可能只有十个人喜欢


但就是这十个人,在你受到伤害的时候,也不一定会维护你


因为他们可能更喜欢那个加害者


他们可能和加害者有一定的交情


他们可能担心事情闹大会阻碍圈子的和平


他们……或许只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毕竟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爱好


 


所以加害者轻轻说: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


他们便轻轻回答道:好的,我们原谅你了


 


只留下你一个人


你在被害妄想中备受折磨,再也无法被喜爱的角色激发灵感,脑海中绚烂的色彩和光晕也一并消失,自己所做的一切全部失去意义,甚至可能再也不会有意义


又有多少人能跨越这种伤害?


“我们相信太太”


“不再犯就好”


“或许有什么隐情吧”


“我们原谅你”


那么,当一个真正无辜的人,变得激烈,颓废,充满猜疑,面目狰狞的时候


……谁又来原谅TA呢?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的朋友,因为我知道这个问题,短期内是无法解决的


同人圈内的抄袭,尤其是跨圈抄袭,甚至可能一生都不被揭发


受害者的痛苦就像花叶上的露水,太阳出来,便无迹可寻


 


所以受害者哭着说:我真的很难过


他们便轻轻指责道:你还想怎么样呢,为什么这么咄咄逼人?


 


我不会这么残忍地对待任何一个受害者


但我也束手无策


不要因噎废食,做你自己就好——这种轻飘飘的话,我说不出来


敲下这堆东西的原因大概是,内心深处,我也有着同样的恐惧吧


 


我有一个朋友


她没有一张正经的书桌,她的房间很小,她把笔记本放在梳妆台上写作,有时候她也在床上写作,她每天花四个小时换乘地铁,脑袋里想着心爱的角色,构思着故事,她曾经觉得这一切都很有意义,都让人快乐


我希望她能好起来


希望她能早日好起来


 这样我就能再一次地,走进她笔下那个充满爱意和热情的世界


祝大家感恩节快乐


 


【开放站内和微博转载】

【卡配罗/Criska】RAIN


克里斯站在屋檐下。
水泥地孔隙稍大,没有石板的致密层理,水滴落下爆裂无声。雨水淅淅沥沥把天空染成氤氲的雾色,一眼望不到远处,不见街道不见月亮。风的身形清晰,每每刮过都是被实体击打的痛感,痛感使他不愿意迈开步子,地面实在柔软,但步伐过分沉重。
他想,雨真大啊,他得等一会儿。
于是他站在屋檐下。

他等来了另一个站在屋檐下的人。
那人长得可真好看,一双眼睛总是笑着,笑起来时两排大白牙露出来,显出几分呆气。克里斯看着,觉得他喜欢那人的笑,他喜欢干净整齐的大白牙。
那人比克里斯幸运,他带了伞,一把又短又小,但足够保护一个人的伞。伞是双层的,上面有花纹,红黑相间,好看但并不讨克里斯喜欢。他把伞撑开,递到克里斯面前说他们一起冲出去吧,克里斯犹豫了一下——他不想弄脏自己纯白的衣服。这时风更大了,伴随着雷鸣声向他们席卷过来,雨水猛然撞到俩人身上,打湿了他们的裤脚——显然短时间内雨并不能停下。
克里斯扭头决定冲出去,那人开心地笑起来,凑到克里斯身边打上了伞。伞面实在太小,于是他们紧紧靠在一起,像是地下拥抱着取暖的花栗鼠。克里斯还是讨厌这把伞,但那不足以抵消他对伞主人的喜欢。
伞主人说,卡卡,他叫卡卡。
克里斯还没有来得及回应,便被拉着冲进了雨幕里。

雨还在逐渐下大。
水花溅在地上又激起水花,仿佛高速运转增殖分裂的珍珠。克里斯的鞋子已经全湿了——通风透气的运动鞋总是有这样的毛病。卡卡看上去更加糟糕:因为伞总是偏向克里斯那边,风却是朝着卡卡刮过去的,他的裤子几乎湿透了,贴在大腿上使得腿部肌肉十分明显。当然他自己也发现了,他抿嘴的表情说明他并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但偏向克里斯的伞依旧没有回移一分。
这人像个运动员,克里斯心想。只有运动员才能练出这样的肌肉,就像他自己一样。
远处响起轰隆隆的雷声,在一片嘈杂中反而显得温柔。风突然转向,把伞面吹得翻了过来。红黑的伞面承受不住那样强的冲力,整个脱落,露出了里面白色的底。卡卡拼命拉住伞柄,阻止伞骨脱节,然而只几秒过后,风又恢复了常态,没有再为伞的散架推波助澜。克里斯的心随着风一起飘起来,又在风减弱之后重重地跌在地上。他刚才看着卡卡与大风的战争,总觉得一个不慎,这个男人就会被风吹起来,飞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去,他甚至不知道他会安稳着陆还是粉身碎骨。
克里斯觉得奇怪,他似乎过分在意卡卡了,他们明明还没有成为朋友,他就已经开始害怕失去。

雨逐渐减小,他们走到了一个院子门口,卡卡突然停下了脚步。
这时他的全身已经湿透了,透过胡乱黏在脸上的头发,克里斯看到卡卡的眼睛里已经失去了笑。他的嘴角向下瘪着,又突然向上提起,眼前人依旧精致好看,但这个笑容却虚假又丑陋。克里斯觉得他们一同在大雨中缩短的距离被卡卡一人决绝拉开,他有些生气,生气朋友的门槛太高,陌生人的门槛又太低。
卡卡站在院子大门前的屋檐下,把自己的伞递给克里斯。这把红黑相间的伞已经由于伞面脱落变成粗糙的白色,在路灯下显得乍眼。克里斯举着伞,用他遮挡大雨,这把伞终于可以把他完全盖住,他足够幸运,他安全了。
卡卡说,这把伞已经烂了。雨停之后就丢了吧。
克里斯希望自己能够笑起来对他说谢谢,这是一个人最基本的礼貌。可是没由来的,他现在只感觉愤怒。他想高声指责卡卡,质问他为什么慷慨得令人恶心,他知道自己只是在无理取闹,但是当光明照进黑暗,污秽无处遁形的时候,这束光便有了罪。对于卡卡来说,他只是想在别人需要的时候搭把手,可对于克里斯,从崖底向上攀爬的过程中,失去依赖比无人依赖更令人恐惧——是卡卡抛弃了他。
他看着卡卡转身走进家门,门在他面前关上。
门前的人停顿了一会儿,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雨快要停了。
月亮从厚重的云层中探出一个头来,照在独自行走的克里斯身上。他握伞的手十分平稳,处于弱势的雨水已经没法再伤他一分一毫。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漫无目的地走了多久——他记得自己的目的地,但黑暗里已经没有光为他照亮方向。
大概又过了十分钟左右,雨终于停下了。克里斯收下伞,整理成打开前的样子,然后扔进了最近的垃圾桶。灯光下他终于可以看清自己的模样:白衣已经被泥水弄得斑驳,黑白相间像个斑点狗。他很遗憾风的摇晃过分杂乱,没有让他的衣服变成斑马的样子。
他回头看着来时的道路,夜色昏沉,卡卡的院子早就难以望见。
他继续行走,独自一人,和下雨前一样。

我真的太激动了

c罗终于官宣去尤文图斯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终于不用留在皇马这个没人情味的地方了
太棒了
欢迎卡配罗共舞意甲!
我要写篇文庆祝一下!

每每提起小小我就开始大说特说
然后总有人听了一会儿幽幽转过头来问我
你是不是皇马粉?
我真的不是啊……


反正我是真的不太喜欢皇马
但是我真的真的很喜欢皇马的球员们
喜欢小小
喜欢卡卡
喜欢队宠
喜欢j罗
喜欢厄齐尔
喜欢很多很多人

顺便吐槽一句
我觉得厄齐尔背锅我德出局这事儿真令人窒息
身为一个德粉我都看不下去了
明明大家状态都不好
凭啥怪厄齐尔
凭啥赶他走
他明明是为德国国家队奋斗了9年的英雄啊
就因为他的土耳其血统和他和土耳其总统的合影吗
德国足协真的💊
棒打好欺负的是吧
憋很久了

【Criska/卡配罗】Forbidden Colours

梗概:很多年后,卡卡老了,住在巴西的小宅里。某天一位粉丝到访,问起在役时的事,他讲了起来。


       以下是今年夏天到巴西拜访里卡多先生时得到的珍贵口述,应里卡多先生要求不作发表,谨供记录:

       年轻人,你问一个五十多的老头他二十多岁的事,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他记不清楚的。很多人总觉得有些事情值得铭记一辈子,可是时间是一视同仁的,无论多么令人难忘,说到底也只是一件宝贵的物什,即使没被摔坏扔掉,放在角落或柜子里珍藏,终究会蒙上灰尘。现在的我,连自己转会退役的时间都忘得一干二净,只模糊地觉得:对,这事儿发生过,发生在一个晴天。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虽然我总是搞混那些重要的时间了,对于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儿,我却记得一清二楚。我记得自己从米兰转到皇马的那天是个晴天,伯纳乌的太阳特别好看,我去过那么多国家和城市,只有伯纳乌的太阳能够让我感觉到上帝的光辉,所以我总是拥有足够的耐心去忍受在皇马的各种不顺,哪是媒体夸赞的什么好脾气,不过是喜欢伯纳乌的阳光而已。
       当然,我永远最爱米兰,在那里的时光是辉煌而伟大的。时至今日连我自己都必须承认那段时光里自己的杰出,感谢上帝的庇佑。圣西罗是个好地方,在那里每个人的梦想都能实现,那个奖杯——对,柜子里最大的那个,那是我职业生涯的巅峰,你也知道的,毫不夸张,那个时代的球迷都应该记得。后来他们叫我梅罗时代之前的最后一个地球人——我听说了,对此深感荣幸。
       说起梅罗时代,虽然我在那个时代混得极其狼狈,但不可否认,那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伟大与残酷并生,兴衰更迭频繁得令人瞠目结舌,而两个天之骄子却长久屹立——很遗憾曾经倍受瞩目的我,并没能与他们齐名。伤病困扰着我,影响了我的竞技状态,于是流言与骂名蜂拥而至,这样的恶性循环最终扼杀了我的职业生涯。无论你如今在哪个领域工作,希望这些灾祸不会降临到你的头上。我的孩子,愿上帝保佑你。
       我曾经亲手给梅西颁发过金球奖,然而我与他并不熟悉,除了那几年的短短几次交锋以外,我们之间甚至没说过话——用他的话来说,我也是那种他婚礼时绝对不会邀请的人。可我记得那一届的另外两个提名者——一个是与我来自同一片土地的后辈,很荣幸他视我为偶像,也很高兴梅罗时代过去后,他终于成为了下一代的领军者。另一个人,说实话我不想提起,即使我们有过那么多年的竞争岁月,那么多年的相伴时光,他对我而言依旧遥远而陌生;即使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们已经这么多年没有再联系,我依然记得第一次共同站在伯纳乌球场时他眼中的光——没人可以小觑其中蕴含的力量。
       你当然知道他是谁——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那个时代谁不知道这个名字呢。他的巅峰期有将近20年,他与梅西垄断了金球奖十年——我也一直好奇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怪不得媒体都说他们是外星人。不过说实在的,我并不赞同外星人这个说法,因为克里斯绝对是个实打实的地球人。从平民窟奋斗出来的巨星,这个人生真是比我精彩一万倍。我还在ac米兰的时候,他就在曼联与我交手多次,那时我还在巅峰期,而他才初露头角,自然我更胜一筹。不过当时我并没有与他深交的念头,朋友这种存在在足球的世界里是很脆弱的,换个俱乐部或是回到国家队,你们就极有可能在对抗中反目成仇。我将他看成一个很有潜力的对手与后辈——直到我们共同进入皇马。
       当年刚刚进入皇马的时候,我的内心还是有些抵触的——你明白我对米兰的情感,可惜俱乐部还是选择了更加利己的方案。进入皇马的最初几个月,我完全无法融入那里——南美人,说着一口蹩脚的英语和西班牙语,一切都令我无所适从。幸运的是克里斯来了,一个说着葡萄牙语的新人是当时的我最需要的。我知道那时无数媒体都期待着两虎相斗,为自己抓到最出彩的头条——可惜他们都错了,两个异乡人因为他们共同的母语而抱在一起相互取暖,才是这个故事真正的走向。你如果问我这破碎老旧的记忆里最清晰的一块是什么,我一定告诉你就是皇马的这一段日子,从我和他的相遇开始。
       我和他的性格截然不同,能够走到一起纯属运气,但是你也不要和大众一样认为克里斯是个生活混乱的混小子,我是个自律内敛的好好先生——大的方向没错,具体细节有待商榷。克里斯其实并非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放浪,相反,他比任何人都更加自律,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够站在顶端那么久的原因。他从不纹身,也不经常喝酒,纹身影响他献血,喝酒影响他状态。他是个狂人,但拥有与之相配的实力,我敢跟你打赌,克里斯是每天第一个看到伯纳乌阳光的人,也是最后一个扣上训练室大门的人。他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只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所以与其说他独,不如说他单纯——不考虑那些复杂而丑陋的事,专心于自己最应该做的事。而我呢,我是属于上帝的,我的一切全是上帝赐予的,然而我并不是上帝的好孩子。为了世界杯,我做出了非常错误的事,后来的伤病就是对我的惩罚。孩子,你不要为我辩护,我知道这件事情有俱乐部的责任,但是我也有错,上帝面前,我必须认错,我必须反省。
       当然我的错误不只这一切,现在我将告诉你一件更加可怕的事,并请求上帝的宽恕——我并非一个忠心不二的人,我的内心贪婪多变,我背叛了太多人包括上帝。或许你们也猜测过这件事,现在我决定证实它的真实性——是的,克里斯爱过我,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是我最亲近的追求者,我也曾经爱过他,即使只有短短一瞬,也是对主的背叛,主啊,请原谅我的罪过。对于这段隐秘的感情,我并不羞于流露,但是它伤害了太多人,对它一丝一毫的眷恋都是对那些人的背叛。如今我把它提到光明处,是想要从中找到罪恶的始末,从而给所有被伤害的人一个交代。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克里斯与我之间的关系便不再有朋友那么单纯,他爱上了我——虽然他自己最初没有察觉。但是你想想,年轻人的爱是多么炽热啊,何况是那个叫罗纳尔多的年轻人,隔着衣服他滚烫的心都能灼伤我。他对我的态度越来越依赖,而我,我欣赏这个年轻人,即使知道症结也不想拂了他的好意。我努力和他装成普通朋友,对他的庆祝动作来者不拒,然而渐渐的,我也没有推开他的心了,甚至有时,我真的想要拥抱他,亲吻他。那一刻,我明白事情已经超出了我的掌控,直到他反应过来自己的感情之后,我也爱上了他。
       你问后来我们是否保持了一年的地下恋情?你还真的相信小说里面的话呀——我和克里斯这一辈子从未真正在一起过,那时我们都是大人了,不会做出这种自毁前程的事,我和他都太理性,这正是我们失去彼此的根本原因。克里斯是个一意孤行不管不顾的人,但我却没有那么洒脱。他当时是个自由人,当然这种人即使结婚都没人管得了,即使是足坛那么闭塞的风气,对于他来说也只是一个可以随时推开的门——但我不是。我有卡洛琳,有卢卡,有伊莎贝拉,有全世界都艳羡的完美家庭,让我放弃这些投入一段未知的关系,这太可怕了。克里斯理解我,所以从未开诚布公,上帝啊,他真是个好人。
       天啦,你让我想起了卡洛琳。无可否认,那是我一生最爱的女人,即便是卡罗琳娜也无法代替她在我心中的地位。你看过15岁的她吗,年轻,漂亮,善解人意,信仰坚定——所有人都爱她,而她爱上了我。我本以为我们对彼此无比忠贞,我们的婚姻将持续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显然我错了。更令我惭愧的是,是我背叛了她,背叛了我们神圣的婚姻,背叛了上帝。对,我和克里斯从未真正在一起过,但难道不在一起就不叫背叛吗?我的心已经不属于卡洛琳了,它跑到了另一个年轻漂亮的灵魂那里,这样的行为是可耻的,不被祝福的,从一开始我和克里斯就是错的,而我的罪孽更加深重。
       克里斯是一个不善于隐藏自己情感的人,从他爱上我之后,即使他自己没有察觉,他的一言一行总带着特殊的色彩。我记得有一年世界杯,葡萄牙对阵巴西,我没上场,作为一个观众看着场上奔跑的他,当然那时我还没有爱上他。他的奔跑是如此有力,像一头豹子一样,将球场变成了自己的草原。那场比赛平平无奇,双方都没有进球,赛后我跑到更衣室找他,他看着我笑,然后我们交换了球衣。对,你应该记得那件事,那张照片——me&kaka。谁知道这小子竟然还会干出截队友照片这种事,他就是头无法无天的豹子。我这个人生性谨慎,在那时年轻的生命里,我从不曾亲自接触风浪,但只有经验丰富的渔夫才能抵住塞壬的诱惑,那些不会水的人,谁能抵抗克里斯这个英俊的塞壬——当然这是个差劲的比喻,因为克里斯的歌声实在不敢恭维。不要提醒我年轻时对他歌声的赞美,你知道,恋爱中的人总是这样不切实际。
       有时我觉得克里斯相对于人类,更像是野兽——不要误会,这并非贬义,相反,这是我的赞美。南美洲人喜欢野兽,古老的印第安人就是得益于野兽的技巧才得以在危险的原始密林生存。他对于交际宣传并不那么上心,被人说什么他都不在意,但对于足球,他过分虔诚——远胜过我的虔诚。正是这份意志使得他敢于付出超越所有人的努力——那个天天在海边跑步的男孩儿,最终成为了一代巨星。曾经嘲笑小船的巨轮都已经被历史淹没,那只摇摇欲坠的小舟如今却已成为下一代的旗帜了。我喜欢这样的人,于是他这个足以被所有人赞美的优点反而成为我们罪恶的催化剂。
       原本是要谈我的故事,结果不知不觉中,克里斯却成为了主角,可能这就是他的魔力所在吧。孩子,你要相信,无论多少岁,只要一站在球场上,他永远是焦点。所以我一直不明白,究竟是哪一点阴差阳错,使得这个男人对我另眼相看。他邂逅过那么多美丽的女士,任何一个都好过我——这个不修边幅的巴西男人。如果你以后遇见他,一定替我问问他,我们都老了,有些话也终于可以开诚布公地谈了。希望在那个时候,他不会像以前一样情不自禁哭起来。
哭,是的,那个狂妄任性的葡萄牙男人经常哭鼻子,赢了球要哭,输了球也要哭,得了奖要哭,没得奖也要哭——甚至不知道奖杯花落谁家时他就哭了起来。说来你可能不信,有一年金球奖,我担任的颁奖嘉宾,而他正是台下的候选者。当时我对着台下笑了笑,眼神转向他,然后看见他不动声色地抹了抹眼睛——他的确是哭了,共处这么多年,对于他我再熟悉不过。他得第四个金球奖的时候,我没去,只录了一个视频祝福送给他,后来通过转播,我看见他看着视频回避似的偏过头,旋即又转了回来,他的眼圈红了,但眼泪最终没有流下来——年轻人那时已经32岁了,即使红了眼睛,也不会再在大庭广众之下哭鼻子了。
       那时的我们?那时的我们已经经历了太多事情。我和卡洛琳离婚了,站在我身边的人变成了卡罗琳娜,她成了最终同我相伴一生的人。克里斯身边的女友换了一个又一个,最终在乔治娜怀里安定了下来,成为五个孩子的父亲。我知道许多人都说,我和乔治娜长得很像, 我自己感觉不出来,但我明白无论乔治娜长得像不像我,在克里斯心中我终究是不同的,就像在我心中克里斯永远是最特殊的一个。我希望乔治娜长得不像我,希望她是有什么独特的魅力吸引了克里斯,不然我会自责是我毁了克里斯自由的爱情——他拥有自由选择灵魂的权利,却因得不到我而对皮囊过分着迷。当然与此同时,我也会希望乔治娜像我,这可以满足我浅薄的虚荣心——我们最终还是在彼此的生命 里留下痕迹。
       自从我离开皇马,我们之间的联系就开始下降,到他退役那一年,我们拨通了彼此的最后一通电话——当然那时我们以为不久就会有下一通,我们甚至不曾说过再见。你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当客观共处的时间渐渐减少,主观情感也会逐渐消亡,最后你甚至不想浪费力气去挽回它。在国家队参加的比赛总是比在俱乐部辛苦,葡萄牙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只他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力挽狂澜的。世界杯的最后一场比赛后,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们总是通过电话联系,这样既不会太亲近又不会太陌生。他说他这辈子都得不到大力神杯了,我安慰他说大多数球员一辈子都得不到一个金球奖,而他有五个。他说这些我都拥有。我说我不过是运气好,赶上了巴西的好时代而已,葡萄牙的时代与他错过了,反而使他更加耀眼。我们的谈话以乔治娜的呼唤匆匆告终,我最后有些话还是没有说出来。我想告诉他我有多羡慕他,即使拥有大力神杯和金球奖,我也只是被人遗忘的失败者,可他不一样,他是从沙砾里淘出来的金子,他已经被全世界的人记住了,后继者以他为榜样,直到现在,还是没有人能够超越他。他开启了一个时代,而我只是时代绽放后的灰烬。
       所有人都以为克里斯退役之后,我们会有更多机会呆在一起,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之间经历的故事太多,只要我们一见面,卡洛琳的眼泪, 别人的怒骂,我的伤病就会一一浮现在眼底。我们已经重新步入了新生活,何必抓着过去不放。我想克里斯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我们这段故事因足球开始,自然也应该随足球结束。所以心照不宣的,退役后我们便有意无意地避开对方,再加上退役后关于我们的新闻渐渐减少,久而久之,联系就断了。也就你们这些经历过那个年代的孩子还记得,曾经在皇马有一对双子星。他们有过一段隐秘、罪恶但又值得记住的往昔。
       在我们谈话期间,我常常提到爱——这个词语本身就具有蛊惑性。事实上,我从未对克里斯提过爱这个词,虽然他常常向我提起。很多时候,我并不相信我们之间有过爱情——听上去很奇怪,我前面明确说过爱,如今却想去否认他。上帝告诉我,爱是无私,爱是奉献,爱是相互的理解和宽容。我与卡洛琳曾经十分接近这种爱。但是对于克里斯,我的爱并不无私。我也曾经嫉妒他的才华,他的能力,甚至我一度认为我对他的特别关注来自于我对别人簇拥欢呼的依恋和不舍——这有一定道理。我是卡卡,我曾经坐在高位,现在爱慕我的后辈取代了我的位置,我仰望他,却不能完全宽容无私地祝福他。我与他有竞争关系,这一点无论在米兰还是在皇马,都不会变。我时常因自己心底丑恶的想法而感到羞愧难当,又会为他干净纯粹的爱感到无地自容。但是如今回想起来,除开那些消极不安的情绪,我的确喜欢看他的每一个表情,喜欢和他一起踢球,喜欢拥抱他就像拥抱上帝。我们的爱很特殊,它不神圣,不高尚,只是两个凡人之间卑微自私的联结,我不知道他从中获得了什么,对于我而言,能认识他这样的人,就是我的荣幸了。我们最终拥有了如此特别的关系,它伤害了许多人,也并没有带回与之匹配的报酬,但就像足球一样,是年轻人才会做的事,是年轻人才该做的事。我们为足球挥洒年华,我们为爱情挥霍灵魂,最后我们收到回报、收到惩罚、收到原谅。
       孩子,请你不要发布这次谈话,这只是一个老人闲得发慌的自言自语,它们没有价值,还会带来麻烦。要知道,做一个不会给别人带来麻烦的人很不容易,我年轻的时候没有做到,希望现在可以。
       再见,我年轻的朋友。愿上帝保佑你。
       愿上帝保佑他。

*
关于题目:
这是坂本龙一《战场上的圣诞快乐》配乐的歌唱版的名字——《Forbidden Colours》,推荐去看看歌词,很契合卡卡的视角。(所以它和文有关吗?没有!)

最虐不过卡配罗😶
(加张图)

【七四】暮闻道


{写给高考后幸或不幸的每一个人}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朝闻道,夕死可矣’,可你看,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朝闻道的运气。”文庙放下手里的资料,扭头对林荫说。
“发生什么事儿了吗?”林荫问。
文庙摇摇头,表示并无大事发生。“只是又是一年金榜日,而能折桂的终究是少数人。”
“无端感慨而已。”

人闲桂花落,人不闲,桂花也落。
这句话是文庙偶尔在校园里散步,听到一位女学生说的。当时他没有在意,只觉得颇有意境,然而后来总是会莫名想起。
其实人与校的关系,就同人与桂花的关系一样。人的旦夕祸福,与桂花并没有什么直接联系,有时候桂花看着,有时候看都不会去看。只有风吹过,他才会轻轻摇晃,落在树下人的肩上。
多少人的叹息,才能汇聚成一阵风啊。
可的确有很多人了,文庙2158年的生命里,遇到了太多太多的人。每个人都会有失意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叹息。
桂花已经摇摇欲坠了。

“可我到现在仍然没有倒下,我还在苟延残喘。”文庙经常会笑着这样自嘲,林荫只是听,从来没有发表过评价。
文庙有时也会埋怨,也曾有过嘶吼,也曾崩溃沮丧过,可林荫只是陪着他,从未出一言以复。
文庙感谢他的陪伴,更感谢他的冷静。
这个小孩儿教会了自己在最失意的时候进行最残酷的剖析,在千夫所指的时候坚持自我寻找突破,在万众瞩目的时候保持审慎继续前行。
他们之间从来不能以一情量之。

出成绩前,文庙看见一个女生写的一篇随笔,名字取得巧:《把门打开,让风进来》。这是他们老师在某次课堂上蹦出的金句,这样的梗在每个课堂里都易出现,成为每个班级独家的笑点。
这里的老师他熟悉,个个都是真性情。
他们有些人幽默风趣,说着永远标准的川普;有些人严格冷静,毒舌起来却只让人觉得可爱;还有些人直接放弃了普通话,感谢学生心照不宣地在这一栏填上“优秀”。但无一例外,他们所有人都致力于教,爱生如己。
是这群老师撑起了文庙,为这株桂花树提供了最丰厚的滋养。

有次文庙脑子不正常了,去问林荫,“你觉得作为学校最大的特别之处是什么?”
林荫没有多想,直接给出了答案。“日光之下少有新事。”
的确,学校的发展并非政治书所谓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他们不过是三年复三年的无限循环,一届又一届,一代又一代,所有新生的好奇兴奋都不过是学校生活的老生常谈。
“这好吗?”文庙继续问道。
“我觉得很好,”林荫说,“这给了我们无数重新开始的机会,也足够我们发现所有老事的美好。”
前一代的遗憾会使得我们尽可能避免下一代旧事重演,只有这样,我们的学生们才会越来越好。
而想到三年后的分别,我们才能更加珍惜当前。

这一届学生不行。
文庙听见太多人说过这句话,即使是学生自己,偶尔也会拿这句话自嘲。说实话,文庙知道这是事实。
入口的差距某种程度上注定了出口的差距。
就像15年林荫的辉煌某种程度上也注定了18年的辉煌。
没有人放弃,这就够了。
文庙曾经无数次身处绝境,但就像浅滩总会有金子,有黑暗的地方才会见到光。他知道创造奇迹的可能性很小,可他知道历经了这一切偏见,这届学生未来会走得更好。
石室人的成功并不单单体现在成绩上,他们拥有在危难时撑起大业的意志和在和平时期谋求发展的决心。就像某位学生家长指着一个路口四个地名连成的那句话——打谷和面,上马护国。
他相信这群年轻人的未来。

“我倒挺喜欢你的这群年轻人的。”林荫某次到文庙校园之后说,“他们有思想、有个性,富有激情,相信奇迹。”
“年轻人的共同点。”文庙笑道,“我对你的学生也是这种感觉。”
“那你对他们有什么期望吗?”
文庙想了想,说:“我希望他们永远年轻,又想要他们快点长大。”
保持对生活的热情,同时撑过生活的利刃。
在枪林弹雨里歌唱,在岩浆雪地里舞蹈。

出成绩后文庙遇到了一个女生,女生也看见了他。
文庙想问她怎么样,又怕戳到了别人的伤口。
女生却主动跑过去,告诉文庙她考得很差很差。她说高二的时候,高考于她不过是一个模糊的剪影,她可以戏说所有人的成绩,甚至无情地嘲笑她们。直到自己亲身经历,她才明白其中的残酷——苍白的成绩单背后血迹斑斑。在命运看来,这世上呆子傻子多,聪明人少,好运的人更少。
文庙说古人常说朝闻道,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朝闻道的运气和实力。你的人生还长着呢,如果没能朝闻道,那就去争取暮闻道吧。
女生想了想,说你这要求真高,更多的人连道是什么都不知道。
文庙问,那你想做哪种人。
女生这次想都没想,说当然是得道的人了。
如果得到的人只有一个呢。
那就当唯一一个。

“一个可爱的理想主义者。”文庙后来这样对林荫说。
“是你的风格。”林荫评价道。“引用古语尴尬改编却又很难自圆其说。幸好你的学生跟你一个思维逻辑,才能理解你。”
“你嘴这么毒的吗。”文庙有些郁闷,“不过的确,能够朝闻道的人太少了,暮闻道才是大部分人的人生。”
“她的人生还长着呢,这不过是一个光辉的开场。”
“她考得并不好。”
“一个人的人生哪能完全用成绩衡量啊。”
“你也是。”林荫突然认真地说,“你怎么能用现在的一纸成绩单衡量。”
“那我算什么,标着无价实际上卖不出去的老古董吗。”文庙自嘲道。
“你是历史,更是未来。”

文庙知道自己和林荫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知道自家有个外教的妻子是林荫的英语老师。他还知道一对龙凤胎,哥哥在文庙,妹妹在林荫,两个人成绩都很好。
关于他们俩的故事,太多太多了,文庙光是想想都觉得头脑胀痛。
不过他俩很少提那些过去,因为未来更重要。
他们会目送一代又一代学生远去,鼓励他们为自己的梦想战斗至最后一刻,祝福他们得闻大道——即使已是风烛残年。
他们仍将并肩而立。


================
后记:
这是年更七四的第三篇。
相对于第一篇的抱怨,第二篇的祝福,第三篇我添加了更多的私心,也使得整个故事更加碎片化。
这是最大的问题,但是我不想改进——高中三年,其实就是无数独立故事的集合体,我只能给你们展示其中一瞥,更加详细的事情只能自己想象。
不过请相信我,每个都是真实的故事,每个都是很好的故事。也许你能找到其中某一个故事,当事人就是你的朋友。
他们藏在这个故事里面,就像彩蛋一样。
人生,也正是这样一个隐藏无数彩蛋的故事,愿你们都能写好他。
感谢您的阅读。

写在高考之后


自怨自艾产物
希望高考能成为我霉运的结束
===========================

成绩出来之后,我卸载了qq,没有联系任何一个朋友,其实也不是因为真的很绝望,只是想静一静、躲一躲。不去听别人的话,不去看别人的成绩。
高考的确是一场赌博,而我是个运气不好的赌徒,虽然感觉已经尽力而为,依然输的一败涂地。我讨厌实力不足的人得到她不该有的成绩,我同样心疼明明有好成绩却一时失足的人,但这就是高考,不成功便成仁。
反正高考并不是终点。
这两天我见证了太多太多的奇迹。22号晚上我看到巴西最后十分钟的绝杀,看到内马尔失声痛哭——他四年来的憋屈终于抒发了出来。今晚两点,我起床看德国队的比赛——我本以为这是他们的落幕。瑞典队先进球的时候,我的心已经死了一半,等到下半场德国队进球,局面依旧不明朗。最后一分钟,所有人都感觉局面无法挽回了,然而克罗斯将功补过,一发任意球创造了奇迹。当然我也要提到比赛之前,在吴宣仪保持第一三天后,毛毛球最终c位出道,没有辜负她的实力与粉丝的努力。
没有到最后一刻,谁知道奇迹会不会发生呢。
“一个真正的强者,在面对命运折磨的时候,他们能够挽救自己,他们有坚强的神经,钢铁般的意志。这是一场了不起的胜利,在索契,德国队拯救了自己的命运。要知道,奥斯特洛夫斯基正是在索契疗养的时期,写下了让所有中国人都记得的那部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巧合的是,也是在索契的赛场上,羽生得到了自己的第一个奥运会冠军,开启了他的王者之路。而他在自由滑之后本以为冠军已然失去,是幸运女神眷顾了他。
我这人运气一向不好,中考是历史最差,高考不算最差但也差不了多少。走路上经常被车撞,去个游泳池脚指甲翻了,爬个山被猴子抓烂了耳朵,课间晨跑被同学撞翻毁了半张脸,真心话大冒险长期输家……当然大家可能都经历过这些,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感谢那些历经苦难创造奇迹的人们,是他们鼓励了我继续走下去,在面对任何不幸时学会微笑,相信努力不会白费,实力不会说谎。相信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一阶段已经结束了,以后我会走得更好。
保持审慎,保持理智。
相信奇迹,相信努力。
祝所有人美梦都成真。

我永远爱德国🇩🇪!!!